2003年醫療新軍擴張

來源:迅雷在线观看      發布日期:2002-12-20    瀏覽量:10920

◇新的產業資本會從利潤最豐厚的地區或細分市場進入醫療行業。 
◇二流政府醫院或專科醫院將面對巨大沖擊,甚至直接導致破產或被并購。  
◇藥品等上游廠商開辦醫院,可以通過關聯交易轉移利潤,通過避稅方式在非營利醫院取得超額利潤。  

近幾年,由于國家衛生政策及醫療服務行業經營的外部環境變化較大,不僅原有的行業、廠礦、軍隊所屬醫院紛紛駐足原政府醫療服務市場,而且民營醫院、外資醫院挺進的腳步逐漸加速并形成一個充分競爭的環境。在新一輪競爭中,有些地區性的中等規模的醫院已經出現嚴重的經營壓力。尤其是在今年,民營資本以及上游廠商等業外企業涉足醫療行業的案例明顯增多,醫院開始逐漸成為一個投資熱點。可以說,目前一些規模比較大的民營醫院已經開始對國有政府醫院現出咄咄逼人之勢,而這種競爭將在2003年進一步加劇。此外,2003年,中國的醫療服務市場將進一步加大對外資的開放力度,在高端醫療服務市場上,外資醫院將有可能成為國有大型綜合性醫院的主要競爭對手。  

各類醫院之間競爭格局透視  

由于人口因素及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國的醫療產業在理論上會成為全球的最大市場。世界著名的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獲得者羅伯特·福格爾日前也預測,目前中國醫療市場可能出現與上個世紀70年代的美國相類似的爆發式增長。到2005年,中國的醫療消費市場總值將達到6400億元。可以說,2003年的中國醫療服務市場正處于一個大發展的關鍵時期,從產業格局來看,各類醫院也將為了各自的生存而展開激烈拼殺。  

中國當前的醫院可以按產權、所在地區、診療特色、衛生部的醫院評級等進行分類。例如,按產權可以分成地方政府所有醫院,軍隊醫院、企業醫院等。按診療特色可以分成專科、綜合醫院。按等級可以分成三級、二級、一級醫院。這里主要以產權來劃分醫院,并且對其職能進行分析。  

可以說,中國醫療服務產業作為一個特殊的服務行業,是在政策壁壘保護下的沒有充分競爭的零散產業,大量隸屬于地方政府的政府醫院成為中國醫療服務行業的主體機構。目前政府醫院的產業內的競爭者主要為同一地區的其他政府醫院、醫學院校的附屬醫院、企業醫院。  同時應該看到,現有的醫療市場雖已競爭激烈,但由于行業內競爭者并沒有把管理及效率做到極致,故依然留有較大的成長空間,所以,在政策壁壘松動后,又有大量新的進入者。當前,主要進入者有三類:一類是外資醫院進入;第二類是非醫療行業的民營資本進入醫院領域;第三類是醫院的上游廠商如藥品等廠家在通過一體化戰略進入醫院領域。  

政府醫院破產或被并購將提供更多的業內資源  

由于歷史原因形成了一定的技術及固定資產的沉淀,地方政府每年有一定的財政補貼,同時又有一定的政策保護,政府醫院在醫療服務產業中依然處于領導地位。在絕大部分的城市中,最具實力的醫療機構仍是政府醫院。同時大部分政府醫療相對于新進入者有一定的地域優勢。  

但是,政府醫院成本過高、生產效率較低仍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許多醫院由于歷史上形成了大量的退休人員的負擔,以及一些中小地市中政府醫院甚至成為安置人員就業的重要機構,由此產生了過度的人力成本的包袱;在歷史上,又形成了大量醫院內部的后勤機構,增加了醫院的運營成本。由于產權歸政府所有,出現類似于國企的一些治理結構及管理方面的問題。而對現有人力資源的保持能力和新進入者相比也處于絕對的劣勢。  

此外,同一地區的不同政府醫院的競爭關系及同質化的服務也導致了這類醫院的相對競爭能力低下。同一城市的一大部分二流政府醫院由于醫療收入不足,政府相對投入過少,導致再生產能力下降,競爭能力逐步喪失。有些地區的這類政府醫院已經面臨破產邊緣。  

可以預見,隨著未來外部資本加大進入醫療服務產業的力度,新的產業資本會從利潤最豐厚的地區或細分市場進入醫療行業,并且帶入大量的資金及先進的管理理念。這將對大多數城市的二流政府醫院或專科醫院產生巨大的沖擊,甚至直接導致這類醫院破產或被并購,而這種結果無疑又給民營和上游廠商為主的產業外資本提供了更多的業內資源。  

醫院受到的外部沖擊將加大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政府、企業、民營和外資等幾種醫療機構之間的競爭,社區衛生服務、藥店、藥品供應商等機構對醫療服務產業的影響也將進一步加大。不只是傳統的政府、企業醫院,就連民營等醫療服務業新軍也將受到或多或少的影響。對于準備在2003年進入醫療服務業的眾多資本來說,這些無疑是需要注意的因素。  

其中,社區衛生服務在國家政策的扶持下,現已得到較快發展。有些地區,基本替代了一級醫院的職能,并且已經開始沖擊許多中等醫院的門診診療收入。可以判定,這種狀況在可預見的時間內會持續加強。  

另外,由于社會醫療保險可以報銷藥店自購藥品的費用,藥店正成為新的替代傳統政府醫院的一支新生力量。這樣,一些綜合性的政府醫院來自于  “小病”、慢性病的門診收入也會直線下降。  

而藥品生產和分銷企業、衛材及醫療器械設備供應商相對于醫院也具備一定的討價還價能力。其中以大中型醫療器械供應商的能力最強,藥品供應商的能力最弱。特別應該注意的是,2003年藥品生產廠家和分銷商的企業并購重組行為將極有可能進一步加大。如果醫院在未來的發展中沒有形成強大的還價能力,會隨著藥品廠商之間的并購活動加劇,導致其對藥品提供商的討價能力降低,進而影響其盈利能力。  

此外,由于城市醫療能力的相對“過剩”,就醫者對醫院的就醫環境,醫院服務質量保證等要求提高,直接、間接的增加了醫療成本。而新產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的出臺,也使醫院面臨更高的訴訟成本。

上一篇:讓基因組學在新藥開發領域發揮應有的作用
下一篇:抬高“新藥”門檻 對國內藥企是福是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