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行業進入資本時代

來源:迅雷在线观看      發布日期:2002-09-25    瀏覽量:10577
從產業結構看,部分開放較早的行業如:家電制造業、醫藥制造業以及其它一般制造業在國際上是有一定的競爭地位的。據統計,我國有10大類,60多種產品產量居世界第一,主要涉及家電、電子通訊、紡織皮革、醫藥、化工、材料、機械設備等,2000年我國制造業總產值達35000億元(人民幣),約占全球制造業的5%,僅次于美國、日本和德國。

  雖然我國制造業的規模比較大,但與國際領先的美日德相比,也存在技術創新能力弱、品牌建設不足、物流體系不完善等諸多缺點;但我國也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如巨大的消費市場,較低的勞動力成本,完善的工業配套體系等。因此在加入WTO以后,國際制造業巨頭紛紛投資中國,將制造基地遷往中國。另一方面,具有相對競爭優勢的我國制造業巨頭針對新形勢也制定了新的競爭策略:在提高創新能力的同時,也加快了對業內的整合,加快了與競爭對手的合作。業內的并購和外資的積極參與,使制造業的重組表現得異常活躍。從今年的情況看,以汽車等為核心的機電制造業和食品制造業尤為突出。

  

  醫藥行業進入資本時代

  從近十年發展的歷程看,中外制藥企業在醫藥市場的競爭,最后都歸結到資本的競爭,許多業內人士感嘆我國醫藥行業創新能力低,企業多而小,技術投入不足,國際競爭能力低等等。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資本的不足。依靠政府投入,走仿制之路而壯大起來的醫藥產業,在利益驅動以及地方保護主義的影響下,必然會出現以上種種弊端。而企業資本的不足又使我國制藥企業在與外商合作中處處陷于被動。

  近5年中,醫藥行業的重組可是風起云涌,手段越來越豐富,規模越來越大。首先是我國抗生素企業在“’97亞洲金融危機”的沖擊下,完成了為了生存而進行的一系列重組,如四藥股份的涅 、哈藥集團的擴張、東風藥業的托管、四川制藥與全興集團的聯姻等;其次是以太極集團、東盛科技、雙鶴藥業、復星實業等為代表的業內優勢資本的擴張,由于這些擴張的主體在醫藥行業內具有一定的市場、管理、品牌等方面的優勢,因此擴張的結果能夠實現1+1>2的效應,而并購的對象除了具有一定品種資源的企業外,市場資源如具有區域壟斷地位的藥品批發公司以及有一定規模的藥品連鎖藥店也是這一階段資本青睞的對象。

  進入2002年,醫藥行業的資本特征更加明顯,“太太藥業和東盛科技爭購麗珠集團事件”已預示著醫藥行業的強強聯合浪潮已經拉開序幕,國內外資本對我國醫藥行業的整合已經開始,而華源集團購并上海醫藥集團的成功,進一步明確了這一特征。

  醫藥行業一直是資本青睞的對象,也是永遠的朝陽行業。但我國醫藥行業長期存在的創新能力不足,規模小,重復投入嚴重,流通秩序混亂等諸多弊端在醫藥行業全面對外開放以后進一步突出顯現,企業生存壓力加大。在搶灘難度加大、藥價下調、招標采購進一步擠壓利潤空間的情況下,企業迫切希望通過規模優勢獲得平均利潤,通過理順產業鏈降低生產成本,通過產銷一體、控制市場終端來穩定市場份額。

  因此醫藥行業對資源的瓜分、對優勢企業的收購、對終端市場的大規模投入在近期表現得非常突出。而且主要集中在一些具有比較優勢的企業中,如麗珠集團、哈藥集團、上海醫藥集團、三九集團等。

  資本的魅力在于其整合資源的能力以及對利潤的追求,全球醫藥產業的發展,無疑是這一特征的最好寫照。在許多產業演繹生死輪回的時候,醫藥產業卻以其特殊的魅力煥發勃勃生機,而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醫藥產業發展過程中在資本主導下的收購兼并。國際制藥巨頭默克、葛蘭素·史克、輝瑞、諾華等,無一不是收購兼并的結果,而涉及的資產從幾十億美元、幾百億美元,發展到近兩年的上千億美元,其規模對于我國的資本方來說,可是望塵莫及。

  從國外的眾多案例我們發現,與資本相伴的還有另一個身影,那就是技術。許多國際制藥巨頭收購兼并的初衷不外乎三個方面:一是為了挽救因為專利藥品到期所帶來的公司經營壓力;二是為了消除在新藥創新研究中的競爭對手;三是為了進入一個新領域或獲得某一創新技術。三者中的共同點就是技術。所以說只有資本與技術的結合,才能演繹完美風暴。而目前我國醫藥行業的收購與兼并還達不到這個層次,更多的還是在于資源的分配。
上一篇:中國基因: 一個新產業崛起的前夜
下一篇:知識產權困惑中國中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