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中藥現代化靶點

來源:迅雷在线观看      發布日期:2002-07-24    瀏覽量:8966
一位美藉華商以他30多年來在歐美經營中藥風雨坎坷的經歷深有感觸地說:“無論是從現代人追求天然藥物,還是從中醫藥已有幾千年的歷史來考量,中醫藥都應該被世界主流社會所接受,但首先必須將妨礙中醫藥進入主流社會的障礙清除。這些障礙包括理論的統一、高質量的標準、教育提高、政府管理等多方面因素。但當務之急是將中藥的質量與世界標準接軌。中藥要成為世界認可的藥物,最終還是要向西藥一樣通過長期的驗證手續。”

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后,作為我國為數不多的、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中藥,理所當然地應當承擔起進入國際市場排頭兵的責任。近年來,國家對中藥現代化的要求已明確寫入“十五”規劃,并重點給予支持。那么,中藥現代化究竟應瞄準哪些具體目標?解決哪些急需解決的現實問題?

專家認為,現代中藥應該是來源于傳統中藥的經驗和臨床,依靠現代先進科學技術的方法和手段,嚴格按照國際醫藥主流市場的標準和要求生產的優質、高效、安全、穩定、質量可靠、服用方便的新一代中藥。但是,“我國每年雖報批的中藥有幾百種,但質量不高,大部分都是把古方、秘方或老中醫經驗方修修改改,然后用幾種藥理模型說明其主要藥效,再根據其功能主治設計相應的病癥作為臨床實驗的根據。要知道,中醫治病的方劑是根據‘證’來設計的,而臨床試驗和新藥審批大都以‘病’作為衡量的標準,這就難免造成疏漏。”中國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名譽所長周海鈞指出了中藥研究中這一關鍵問題,并認為:“中藥說明書不僅消費者看不懂,連了解現代藥學知識的人都難以理解,這主要是中藥藥效難以評價、作用靶點不易確定、作用機制未能明確所致。”中藥亟待解決的問題還有:品種科技含量低、劑型落后、質量控制不規范等等。

中國工程院院士劉耕陶教授認為中藥現代化應瞄準西醫尚無良策的疑難病癥,如腫瘤、心腦血管疾、老年癡呆、帕金森氏癥、病毒性肝炎、艾滋病以及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皮膚病等。同時,中藥現代化必須解決一些關鍵技術問題:準確的臨床療效評價。要按GCP標準采用雙盲、隨機、對照方法,療效判斷指標要明確有意義,檢測方法要穩定可靠;提高藥理基礎研究水平。應采用新的靶標,從細胞—亞細胞—受體—酶—基因水平進行深入研究;藥效的物質基礎要闡明。可采用各種先進的分離技術研究中藥發揮療效的物質是什么,這對改進生產工藝、控制質量、改革劑型均有意義;嚴格質量控制。必須建立定量和定性質量控制指標。加強制劑研究。變“粗、大、墨”為“精、細、小”;建立符合GMP標準的中藥廠和符合GAP要求的藥材種植基地,解決農藥、化肥以及藥材采集時間等問題。

“要使中藥在世界上占有較大份額,必須有的放矢,創制出具有中國特色、代表國際水平的現代中藥,即用現代化的理論、方法、手段來提高中藥的科技含量。”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用植物研究所肖培根教授說:生物技術、基因技術、信息技術、航天技術、納米技術等都可以引用到中藥現代化中來。以生物技術來說,它可以用于中藥品種的鑒定研究,可以開展對生物個體的擴增及大規模培養,可以通過代謝途徑基因研究找出藥用植物有效成分的“關鍵酶”,再選擇合適的載體和受體予以表達,像日本科學家將中藥天仙子的“關鍵酶”基因轉移到莨菪中,使莨菪胺的含量比原先增加了5倍。在基因技術方面,如將致病基因放置到基因生物芯片中去,便可觀察到哪些中藥和它的有效成分能抑制某種致病基因的表達,加快中藥新藥的篩選速度。從信息技術角度看,可對中藥數據庫進行整理、完善和提高,從現有中草藥資源已形成的3個新藥開發源入手,開展新藥研究。即從12772種中藥中參考基傳統療效及所含成分的資料,開展活性方面的定向篩選;從超過1000種已批中藥新藥中,研究如何進一步提高療效、降低毒副作用;從4000種已批準上市的中成藥中進行產品的再次開發。

針對有些老中醫“中藥現代化會不會變成中藥西做”、“會不會導致廢醫存藥”的顧慮,專家們認為,中藥現代化只會加速中醫現代化的步伐,在如何開展學術研究方面,也應該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允許不同觀點和研究思路并存,求同存異,互不干擾,最終力爭達到殊途同歸的目的。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目前世界上已有140多家大醫藥公司和40多個研究機構正在從事天然藥物的新藥開發,同時,一些我國的古方、驗方被國外研制成新藥后又打入我國市場。這些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必然形成一股強大的沖擊波,使我們蓄積更大的決心,加速完成我國傳統中藥與現代技術的“嫁接”,推動中藥走向現代化,走向世界。

上一篇:日研制出檢測敗血癥的DNA芯片
下一篇:中醫藥離信息化還有多遠?